35339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影响访谈,坐在我旁边的这位老人就是展志强老人,老人今年82岁了,就住在咱们云龙山脚下的一栋老房子里,过着柴米油盐,平平淡淡的退休生活,大家可能想象不到,就是这样一位普普通通的老人,在50年前为新中国的“两弹一星”事业做出巨大贡献,被授予人民功勋称号。而老人一直守口如瓶,将这些事迹尘封了半个世纪,那今天我们就和展老一起回到那段让他难忘的岁月,聊聊当年的那些事。

主持人:展老,我知道您是甘肃天水人,当年家里的生活条件是什么样子?

展志强:我小时候家里很穷,在那乡下我们家算是最穷的了。吃高粱啊,再好一点就是棒子面。一般就是高粱面,吃点棒子面,能吃点麦子面那就算改善生活了,有时断粮啦就烤几个土豆或者蒸几个土豆,就是这样子。

我们弟兄几个在的时候都上山砍柴,今天砍明天去卖柴。父亲赶个毛驴在山里驮柴卖柴。这样的,母亲也是个勤劳的妇女,白天黑夜地纺线织布。给我们弄点衣服穿,算很穷的。

主持人:那在资料中看到,您49年离开家乡是因为被国民党抓走的。

展志强:我大哥把那保长打了,父亲也去打了。

主持人:为什么打保长?

展志强:因为我们弟兄几个都给他抓兵,你也得抓兵,别人兄弟几个的,两个三个你也得抓一个吧,对吧,像我们弟兄,在家弟兄四个全都被抓去当兵。

主持人:都被抓去当兵?

展志强:都抓去当兵,开始我三哥抓去,接着我四哥抓去,这还没跑回来咧,把我抓去,这个时候,我大哥跑回来了,就剩这一个人了。对吧,弟兄几个就回来一个,这不是仇恨加深了吗?所以就打他,我父亲也去揍了。

主持人:那打了保长,您大哥和您父亲这祸闯的不小吧。

展志强:揍了以后,你想,揍了那人家能饶你吗,打了就跑了。

主持人:大哥闯祸了。

展志强:闯祸了,大哥跑了我大嫂也不敢在家呆,也跑了,父亲就被国民党抓去坐监狱了。坐监狱那时候我还在县城,国民党还没开走,我就到监狱去看了一次父亲。

主持人:那我在您的履历表中看到,您父亲坐了四次监狱。

展志强:我大哥第一次抓去当兵,中间跑回来了,跑了他也不敢回家,这时国民党就把我父亲抓去了,坐牢。不但我父亲坐牢,我母亲也坐过几次牢。还有我三哥要抓去当兵,他没有抓到我三哥,我父亲驮着柴经过乡公所的门口,路过,把我父亲就扣留下来,押着坐监狱。“叫你儿子当兵去,儿子来把你就放回去。”就这样,又坐牢。我四哥的时候,抓去要去当兵,还是抓不住人,就把老的抓过去,先坐牢,你叫你儿子来才能把你换出去。最后一次就是因为我,我父亲坐牢。

主持人:那就是49年8月的时候。

展志强:是这样。不但我父亲坐牢,我母亲都坐牢,我母亲坐牢的时候,那时候我的妹妹,我记得很清楚,我也比较小是吧,抱着我的妹妹,就把我母亲就塞在牢房里去。

主持人:那时候妹妹多大?

展志强:你想她抱着也不过就是两岁左右吧,我记得很清楚。

主持人:那是49年的几月份?

展志强:那是几月份,那是七八月份,大概八月份左右我觉得,掰苞米了嘛。

主持人:那1949年10月全国解放了,也就是说,您当时被国民党拉壮丁,大概干了两三个月的时间。

展志强:十月份,你看,也就是两三个月,就解放了。从老家县城一直经过陕西、四川,陕西下去就是四川了,到了江油,我是在江油那解放。解放了以后,解放军部队就叫我们受了一段时间的教育,就开这个诉苦大会,叫我们诉那个国民党、旧社会的苦,提高我们的觉悟。

主持人:解放了,家家当时都分了土地,您家里当时分了多少土地,还有其他东西吗?

展志强:我们按照人口,一个人口分二亩地吧,那时候我父亲母亲在家,妹妹,还有我四哥,分了几亩地,还分了一匹地主家的那个马。

主持人:马,还有吗?

展志强:对,就分这些。再就是农具,犁,这是后来我回家去他们给我说的事儿。

主持人:那相比以前的日子,当时那心情?

展志强:那是,以前我们家一亩地都没有,牛羊更没有,就是我父亲赶着个小毛驴,哪买的起马。

主持人:确实是一种翻身做主人的感觉。

展志强:对对对,父亲解放以后呢,政府就任他为县的农会主席,掌握全县的农会,审判批判保长,还有过去做过县长的这些人,抓回来他就主持大会进行批判。我四哥在解放以后,先前我说他被国民党抓去当兵,这就是成分好了,他调查清楚了把他送回去,叫他当乡长,过去当乡长的是有钱有势有权的这些人,他在我们乡里当乡长,乡长在咱们这来说就相当于一个区长。

主持人:贫苦农民的儿子展志强,16岁被国民党抓壮丁,受尽屈辱,1949年解放军解救了他,展志强加入了解放军,他受苦受难的家庭也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那展老,当时在解放军和国民党部队中,您觉得有什么不同?

展志强:同志们对我非常的关爱,这个给一双袜子,那个给双鞋,这个给个床单,那个捐出一床被子。到了咱们解放军部队连队,我年纪最小,16岁,49年年底,其他那些都是起码是20岁左右吧,我觉得他们都像亲哥哥样的那么亲热,所以自己觉得到了这么个地方,过去是在地狱,现在是在天堂,干劲十足,什么活我都抢着干。51年练兵,练兵我也是干劲十足,那时候知道了抗美援朝,美国侵略朝鲜,打到鸭绿江边了。不行!过去咱穷人受苦受难,美国又要打到我们国家来,咱干劲十足,我就练兵。当时我身上还有些病,我根本不在乎,就练兵,带病练兵,练的很出色,干什么都不怕死不怕累。所以,到最后练兵完,给我记了三等功。在班里,我们班全年都没有搞过卫生。住在农村,老百姓家里。我就想办法,你看吃饭,这个饭碗茶缸子等等,吃了,老百姓家就是这样放着,我就感觉有灰,落灰多,我就抽空找一些材料,做一个很简单的架子,周围再自己花钱买点纱布围起来。这在连队里我们这个班第一个做了这个玩意,全连推广,都做。你看样样我走在前头。讲卫生,部队也要叠被子干啥的,弄的整整齐齐的。我被子叠了,再捏,弄的很整齐,全班都弄,全连又从我班又推广卫生,这个叫内务,很整齐,又推广到全连都来看看这个班是怎么做的。

主持人:那时候展老表现的很积极啊,那用现在的话说,创新意识也很强。

展志强:干什么我都是想点子,为大伙儿多做点好事,就这样的。所以不是立功,就是学习模范,还是练兵模范我都有。

主持人:那在部队呆了两年时间,当时就有人到部队招空军飞行员了。

展志强:要抗美援朝嘛,招飞行员,就全师全团普遍的都要去检查。

主持人:都检查哪些方面?

展志强:检查眼、口腔、鼻腔,还有听听你这个内脏怎么样等等的。

主持人:当时入选了几个?

展志强:一个,我们一个团就检查到最后就一个,一个团就一两千人。

主持人:您是全团里唯一一个通过检查的?

展志强:我这个团就我一个,还有一个师组很多个地方。比方说,有一个师,徐州可能组一个团,萧县可能组一个团,可能在商丘组一个团。这几个团当中我记得就检查两三个人。然后就到11月通知,这几个人再一块从天水坐火车到了西安。到西安的时候,正好西北的,甘肃、新疆、青海、陕西都集中在西北大旅社,我记得有二三十个人住在一个大旅社,每天住西安大旅社到西安医院去检查。住了个把月,检查好几次,几十个人又刷下去一些,还剩那么十来个人。到了52年底,西安都下大雪了,通知我们车票都买好了,去长春,东北长春。那是预校,预校就是把全国的这些检查上合格的,送到那,集中起来,再学文化,学政治。航校要是要人呢,你派人到这儿来,看档案,你来选,一般的是50个或60个人,我记得好像是50人,上一学期。再到五几年,53年的5月份,在那呆了不到半年,石家庄来人,带了50人,带到石家庄,我就在那继续学习。学了三年,理论在石家庄学,初级教练机在太原学,中级教练机又回到河北高城,高级教练机又回到石家庄校部,我在的那个团,就在这毕业。

主持人:那当年学习了哪些机型呢,你还记得吗?

展志强:初级教练机和中级教练机都是雅克,初级教练机是雅克18,中级教练机是雅克11,高级教练机是乌米格15,乌米格15性能跟这个米格15都是一样的。它只是前后两个舱,后头是教员,前头是学员。

主持人:那身体上估计没什么问题,不过当年您只读过不到两年的书,现在要成为一名飞行员,学习上得相当吃力吧。

展志强:相当困难,刚开始呢,我不是在连队里就学了那么一年的文化吗,“b”、“p”、“m”、“f”这你知道这个叫汉语拼音。就是那学的认识几个字,你想,还连接不起来看文章。所以学理论的时候相当困难。

主持人:那怎么个困难法呢?

展志强:困难到什么程度呢,教员在那个黑板上,那个时侯教材啊,不可能像现在这样,比方说,开会,一人发一个教材,对吧。只有一本教材,教员在黑板上唰唰唰写,给我们每人发个笔记本,叫你自己记。教员写第一行字,第三行写完啦,我还没写一个字,看一个字,写一个字,看一个字。写了还没几个字呢,人家上头擦了,接着在底下写,写满了又接着上,喔,我这完啦。

主持人:那怎么办呢?

展志强:接不上啦,我就只有看着,你再写,这前头没有了接不上了,对吧,等着吧。写完了以后,那比方说,咱一个班的,你的文化程度稍高点,或者是小学毕业,或者初中生,对吧,还能把它都能写下来。好,到下课回去了,中午你赶快帮我抄,下午歇了课,晚上你赶快抄。不但你帮我抄,你还得辅导我,这讲的什么课啊,你写的我还不一定完全还能认识。你再给我念着辅导我,就这样学。

主持人:那战友之间,您处于什么程度?算不算比较差的程度?就是基础。

展志强:我可能在班里是属于第一差的那个没文化的人。别人孬好小学毕业啦,初中生啊,是吧,这样的,我这根本就是不行。有时候听教员讲,还不一定听的很懂,就那样的。

主持人:那您当年学习的那些内容,现在还有没有印象比较深刻的吗?

展志强:印象深的就有个东西,死背。磁电机怎么发电呢?一对磁铁转子在转,这你懂的,S,N极,以前哪懂得这些,这在这地方学,N极,S极在转,感应了一级线圈,产生低压电,经过断续器,送到高压导电棒,去到电子把火点。这就是我记得最牢的,这个时候学磁电机的这个。

主持人:这么多年过去了,依然在您的记忆中特别特别的深。

展志强:因为这个东西,看不着,你说电,电在哪的?看不着摸不着。说起这个,我还想起来,那时候我不是当电话员嘛,是吧。我们班的那老同志也都熟悉了,有一次,我们是看总机的电话员,上头呢电线上挂着一个铁丝,我根本不懂的,他说,你摸摸这个。我摸这个,他把总机上那个一摇,嗡嗡,唔,我的天。

主持人:吓坏了。

展志强:就是那个电啊,触到我身上来了,但是它不会伤着人的。噢,我知道这个电就是这样的,看不着,摸不着,就是伤人。

主持人:欢迎继续收看淮海网影响访谈,我们今天邀请的访谈嘉宾,是参与过新中国“两弹一星”事业的人民功勋飞行员,展志强老人。在收看访谈的同时呢,欢迎各位网友在互动区给我们留言,我浏览了一下网友们提来的问题,有一些网友就问到,当时国家物质条件非常匮乏,你们飞行员都吃些什么,住的怎么样?

展志强:那相当优越。

主持人:非常不错的吧。

展志强:相当优越。

主持人:都吃什么啊?

展志强:住的咧,就是那个钢丝床,是上层下层,我住在上层。这个吃的呢,换成现在大概当于250块钱一个人一天的标准,那时候,53年那时候就是,一个人一天的生活费是2元5,天天都有水果、汤、牛奶、咖啡。

主持人:那会儿有咖啡啊?

展志强:有。一天是十个菜,早上两个菜,中午四个菜。中午四个晚上四个,都是小碟,你直接有四个碟,一天十样,十个菜不一样。

主持人:在这个学习的过程当中,不断的有学员被淘汰,因为学习不努力啊,因为其他的一些原因。到毕业的时候,当时是50多个学员入校,然后到毕业的时候还剩多少?

展志强:还剩27个人。

主持人:27个人,淘汰了近一半人。

展志强:嗯,一半人,对。

主持人:那您在这27个人当中,应该是属于中上游的。

展志强:对。还有牺牲了的,这就是在训练当中,飞这个高级教练机的时候,打地靶。

主持人:这就是您在三年级时候学习的高级教练机。

展志强:对对对,他单飞的时候,在这个地靶射击的时候就钻进去了。要不是我们那一期,全班啊,我们是八期一班,全班毕业是安全的,最后,地靶射击出问题了。

主持人:出问题了。

展志强:要是没有出这个事的话,每人会发一本这个毛泽东选集。结果这出了个事,就不安全了,就没有发毛泽东选集。

主持人:我看您的一些资料当中,就是在您毕业的时候可能还有学员只会简单的起飞降落,而您已经掌握了当时非常高难度的一些,像什么大盘旋之类的一些高难度动作。

展志强:对,我飞初级教练机的时候,对吧,由于我刻苦学习,本来我是第一名要放单飞,就是教员带我,在全班,就这一期学员当中。本来那天啊,要是天气好,我飞不影响,我是第一名放单飞的。

主持人:第一个放单飞。

展志强:结果正好碰上那天,这个就像咱们徐州经常雾气蒙蒙的,前头看不到东西,我一起飞,飞机方向偏了,第二天不能放单飞了。结果又把我往后放了放,又多飞了几个起落。这样的,要不是我就第一个放单飞。

主持人:因为天气的原因,天公不作美。

展志强:对,你毕竟是个学员,经验还是不充足的,对不对。

主持人:嗯。在航校的三年时间里,只读过不到两年书的展志强,通过艰苦的学习,系统的掌握了航飞理论知识和飞行技术,成为了一名优秀的空军驾驶员,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但让人想不到的是,他并没有如愿成为一名歼击机驾驶员。而是被分到了当时驻扎在徐州的空军13师,驾驶运输机。那展老,当时您的成绩那么好,为什么会分到徐州驾驶运输机呢,以您的技术,驾驶歼击机应该没有问题的。

展志强:为什么毕业都是一块毕业的,为什么又把我分到这个13师呢?人家有飞歼击机,我飞这个飞机呢?因为当时,经常体检,在航校的时候经常体检。一年半年查一次,你身体变化要是不行的话就趁早刷下去。训练了半天费了半天劲,最后毕业了身体不行,淘汰了,那国家就浪费钱财了。我每次检查,这个肝上有个指甲这么大的黑的,钙化吧。每次一检查,到最后,大夫说,你留下来吧。就把我留下来,再复查一次,复查一次再看,还是有这个,但是,飞行的时候我又没任何感觉。毕业了,一直到毕业我身体都很好,在航校的时候,锻炼、训练场上,锻炼身体,我都是样样都好。单双杠、吊环、旋体、滚轮,现在要有滚轮,我可以给你表演,就像杂技团样的,咱们这么大的演播室,我可以这样的转,就是横着转,这样转,一般人不行。

主持人:现在依然可以吗?

展志强:我觉得我还敢做,因为这个动作非常难做,他两个滚轮,只有一个滚轮在地上转。

主持人:那您到了空军13师主要做什么工作呢?

展志强:开始换机种嘛,一个月就学会了,就学这个。然后什么都干,空投救灾,你听说过那个什么邯郸地震,救灾,人工降雨。过去还不是现在打炮这个人工降雨,我飞机上装的是干冰。干冰你反正知道,就像冻的冰。我看过,装在飞机上,把飞机改装,屁股后面挖个洞。然后飞机在云彩里头飞洒那个,打开它就在里头飞洒,然后马上温度更降低,就下雨了,这样的。57年、58年大炼钢铁,还运钢铁。有时运这个机器,飞机从这个地方运到那个地方。反正什么都拉,听那个总参的调度。给你个电话,13师派几架飞机干啥。

主持人:时间到了1964年的5月,展老和他的战友们接到了一项神秘的任务,而就是这个任务对展老来说意义非凡,展老,给我们聊聊当时的情况吧。

展志强:这是我们大队长去到北京接受任务。当时他走的时候都没给我们说过,回来以后我们这个机组是重新组编的。这个要求条件是很高的,组织纪律性啊,思想品德啊,技术等等。重组了,比方说,张三他是通讯的,李四他是领航的,我是飞行的,对吧,大队长也是飞行的,还有机械师。这些人都是从平常的这个大队的表现各个方面选出来的。

主持人:最优秀的。

展志强:最优秀的选拔,组成那么两个机组。他(大队长)从北京接受任务回来跟我说,我们接受一次特殊任务。特殊到什么程度?不是很明确的执行什么,就特殊任务,叫我们干啥就干啥,飞到乌鲁木齐。

主持人:服从命令听指挥。

展志强:听指挥。

主持人:那当时这项任务的保密程度有多高?

展志强:这个任务,保密是相当严格的。到了那,空军保卫部有个副部长,大校,还有我到新疆、兰州,都属于兰州军区。新疆都属于兰州军区领导,兰州保卫处去了一个副处长,少校,成天就跟着我们。除了交代任务,成天强调你们执行任务看到什么都不能对家里写信,也不能对外人讲。就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烂在肚子里,带进棺材里。你看多严格,所以这个天天讲啊。飞机上,比方说从北京从全国各地往那拉些什么东西,你们尽管拉不要问装的什么东西。

主持人:不要问装的什么东西。

展志强:对对对。

主持人:那后来在执行任务当中,您知道装的什么东西吗?

展志强:也不知道,因为都是精制的,就像,我的印象就像五花瓣(核武器标识)装的,外头封着的,也不写什么事。专门人家还用那个押运的。飞机你只要上哪去拉东西,都有一个押运员,那个押运员我记得是个参谋,就是这样。

主持人:就等于各个工种各司其职。

展志强:对,就是这样。

主持人:你做好你这个飞机运输的这项工作。

展志强:你不要问别的什么事,人家装什么,你拉着走就行,就这样的。飞了半年多,我都不知道拉的什么东西。到最后了,说这个原子弹爆炸,噢,我才知道弄了半天拉的都是原材料。

主持人:嗯,那当时对于这个执行任务过程当中,对于飞行的要求那是相当高的。

展志强:嗯,相当高的,飞点东西呢,震荡还不能超过2.5。

主持人:震荡不超过2.5,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

展志强:就是飞机这个颠簸。

主持人:震荡,噢。

展志强:就像咱们做心电图的那个,曲线这样的,是吧。飞行的时候,你每次飞完过后,我都不知道的,后来人家上头装的那个玩意,人家一看你今天飞的这个东西,颠簸震波有多大。

主持人:不能超过2.5,那您始终都是在这个波动范围内。

展志强:对,在范围之内,所以要求飞机起飞,放一杯水在飞机上都不晃荡。落地也是如此,要轻轻的,所以头前说了,技术也是一个很重要的要求啊。

主持人:是,相当重要。

展志强:就这样,你想我们大队长飞,他在左面,我在右面,到什么程度该拉点杆,我看到拉的不够,再带点,再带点,再带点就是这样,手这样端着,这样拉一下,飞机就轻轻的落地。

主持人:这一次特殊的运输任务持续了半年时间,1964年10月中旬,部队召开了表彰大会,展老和他的战友们被授予集体一等功。两天后,一次震惊世界的爆炸发生了。展老,当时您被授予集体一等功,您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展志强:当时我还不知道。

主持人:还不知道呢。

展志强:执行完任务以后,回到部队,我记得很清楚,开这个大会的时候,我们团长上台讲话,说我们这次的任务完成的很出色,军委很满意,在试验基地就授我们集体一等功,他们很满意,给我们集体一等功。

主持人:那后来是怎么知道的呢。

展志强:10月16号下午3点的时候,我们这个机组在马兰机场待命。我们住在这个地方,我觉得是北边,那个爆炸的是在南边,离这300公里。我们在机场待命,一切都准备好了,300公里之外原子弹爆炸的时候,这边就看到火光,300公里啊。

主持人:300公里以外,当时您看到那个情景是什么样的?

展志强:开始升起来的时候是这样,然后是红的,红的升起来以后到一定的高度的时候,就看着这样,从中间这样往里头翻滚,红的。这红的然后就慢慢变成这个白的烟雾。

主持人:我记得小时候看一些电影的时候,好像在电影在电影放映之前,大概都有这样一段纪录片,好像记录过这个过程。

展志强:爆炸完了,到下午的时候,爆炸完时,我说的另外一个机组,他们负责取样。

主持人:您在这次过程当中是执行什么样的任务呢?

展志强:我们待命着。他取样下来以后,我们这个机组又得把这个取的样品送到北京去。

主持人:送往北京。

展志强:是这样的。

主持人:那这个对于速度啊,对于时间要求也很严格。

展志强:很严的,当天到下午爆炸完然后我们才起飞,到那个罗布泊湖,然后那不是都准备好了嘛,装上飞机,我们装上这个飞机,当天运不到北京。我记得很清楚,第一天就飞到那个吐鲁番机场落地,已经天很黑了,住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又是天不亮,早上起来又接着飞,飞到酒泉机场。那是14号,对外不知道,就知道酒泉机场。从那又起飞,飞到武威,武威又加油,这时到中午了,吃中午饭,加了油,然后再飞临汾,临汾再加油,加了油就直飞北京南苑,那已经到几点多了,我觉得那是八点多吧,九点。你看,飞了整整一天,天不亮飞到天黑。

主持人:好的,展老,那今天参与我们节目的网友特别多,其中有一个网友问到这样一个问题,执行运输任务的半年时间里,按要求是不能和家人说的。那您和家人这半年没有联系,家人不着急吗?那展老,当时您结婚了吗?

展志强:结婚了,那是64年了,我是59年底结婚的。走的时候跟我们交代不是特殊任务嘛!

主持人:特殊任务。

展志强:不能互相联系。我也不知道时间长短,她更不知道。这就不能写信,整整半年,任务完全完成了才回来。我记得回来时也就是十月份完成了以后,才回来,对吧。我觉得这半年没写信,也没见面,是吧,家里带小孩都是她,什么都是她,亏待了这个妻子,在乌鲁木齐也就是休息放假的时候,使点钱给她买了一套,新疆出毛线对吧,毛衣毛裤,觉得回去嘛,这怎么说呢?

主持人:给妻子带份礼物,表达一下歉意。

展志强:对,没有想到的是,回到家里,我把这给她的时候,她没理解这个我在外面执行任务的情况。大发脾气,怨我,“我当你死了呢。”给的毛衣就摔在地上,大发脾气,骂一通,“也不写个信,这么长时间我当你死了!”你看,就这样的。

主持人:是。

展志强:但是我只能受委屈,我什么都不能讲,不能说,我执行任务不能给你讲或者不能给你写信,我就说,太忙了,对不对。只能这样说,没办法给你写信,好说歹说的,反正就是这样就慢慢过去了。

主持人:那原子弹运输任务,您出色完成了,两年之后您又接到了一项特殊的任务。

展志强:这次是又换了人了,又换了一个大队长,我跟他飞。这次,就是执行任务的时候,已经知道了我们这次是取样,在地面我们进行了多次的演练,飞机这次就直接飞到这个罗布泊湖,在那待命。每天根据实际情况演练,我又在地面做了这个模型。这个模型,就是地下弄个柱子,上头弄那个竹子,铁丝,弄些拐来拐去的这个,上头贴上小纸条,拿上这个小飞机,就这样演练。拿这个飞机,就是像老百姓犁地这样的,这样钻着摸过去,这样钻过来,再钻过去,再钻过来,每天演练。

主持人:模拟在天空飞行的这样一个状态。

展志强:对。这是演练一段时间,这时人家氢弹爆炸的都准备好了,我们这也准备好了。随时准备起飞。一天通知,明天几点钟起飞,到了第二天早上也是天不亮起来,你想要飞好几个小时,就吃点早餐。那罗布泊湖都是帐篷啊,在帐篷里头做饭,做一点饭吃。吃了饭往机场走,那个风沙啊,那简直是,打在脸上都疼,就这样的,我心里在想今天可能是叫我们演练。吃了饭往机场走,正着走,没法走,我记得很清楚,就倒退着,我们走到机场去。沙子打在背上,就是倒退着走到机场,走到飞机底下,钻飞机底下了,到了还没看到飞机,其实已经到飞机底下了。一方面天黑,一方面刮这个风沙,还得做飞机准备啊,检查飞机,各个方面,飞机挡轮挡,再把轮挡解开,什么等等的。我检查飞机,飞机检查完了,一切都准备好。飞机各个活动的地方有甲板,我得把甲板取掉,都看的清楚,不能漏掉一个。检查好了以后,风停了,我也感到这个怪神秘的,怎么先刮这么大的风,这就停了?这起飞时间也到了,就真的起飞了。起飞了以后,就一直往北飞,我说的那个马兰,300公里,这斜着往上飞,飞到马兰上空,再飞回来,就是还是上升,我们飞机不可能像歼击机一样,一拉就上去了,然后这样慢慢再爬高,这都是计算好的,飞多远,然后再拐回来,到这个爆炸的地方。

主持人:是相吻合的,经过无数次的这个演练之后,要在爆炸之后多少时间内进入?

展志强:几秒钟,就是这样的。到最后爬高,到这个爆炸位置的时候啊,那简直就爬不上去了。

主持人:为什么?

展志强:就是说飞机的劲使到头了。

主持人:那您当时执行的是爆炸后的取样任务,那当您开着飞机冲进蘑菇云的时候,肯定会有辐射,那当时有什么样的保护措施吗?

展志强:在这取样之前,要我们演练穿那个防护服,就是那个防化兵穿的,就像雨衣一样的。这一说你知道,裤子上身套着一块,裤子跟上身连着的,穿上上飞机时,操纵各方面的都不方便、笨重。面罩什么呢,你可能也看过防化兵的面罩,这么长,我说像个猪嘴,过去经常说,这样噘着。这也没法飞行,没法操纵飞机,演练几次,这都不行,咱也没有先进的防化的这个那个,最后你猜穿什么?穿医务大褂。

主持人:白大褂?

展志强:白大褂,就这样飞行。

主持人:穿这样的衣服就去执行这项任务啦?

展志强:对,就穿着这玩意。这边呢,过去我们平时飞高原的时候,就是飞机上本身有这个设备,就戴我们自己原来的,就这些防护的东西。穿蘑菇云的时候,这个身上挂一支就像钢笔一样的东西。当时我也不懂,我说还每人给一支钢笔挂在这,完全和钢笔一样,但是我不懂得。到取样回来以后,下来人家第一步先把你钢笔拿下来, 一看,人家懂这个,一看你身上受γ射线是多少,2.5,这个范围之内,那么大概是多少,三个以上可能就是说厉害了,我是2.5嘛,三个,反正差不多都是那样的。

主持人:当时在执行的这一天,在飞机起飞之前,云开了,天晴了,任务在这个时间段应该开始执行了。那在起飞之前要我想象应该是很悲壮的一种心理吧,这个任务也有可能就会有去无回呢,当时是一个什么心理状态。

展志强:有这个精神和思想准备。在执行这任务之前,我们都是为了国防建设,就是牺牲自己生命,也是觉得光荣。我们国家强大了,敌人美帝国主义,再也不敢对我们动不动就动武,侵略中国。在上机之前都是交过党费的,都是准备过牺牲自己生命。

主持人:那时候,除了交党费之外,有没有想着给家人留一封信呢?

展志强:没有,为什么你想想,都说过这个四不准。就是这样的,但是呢这个即便牺牲了,领导组织上会处理好这件事的。所以说就根本没有考虑过上机会不会活着回来的,没有想过这样的。思想早就做好了准备。但是我们还做好了准备,有去有回。

主持人:完成这个任务。

展志强:完成这个任务。不能说,光牺牲了,我们试验也失败了,啥也没得到。是这样想的。

主持人:那在这个飞行,您刚才说在飞行过程中要走S形。

展志强:对,S形。

主持人:要在规定的时间内爬升到一定的高度。

展志强:这都是计算好的,比方说,这个轰炸机在上头空投,在这个八千米的时候爆炸。在这时候我们的飞行应该在什么位置,都是计算好的。假设要提前投弹,飞机要减速。比方说,我们的飞机是飞260公里的速度,我们减到250公里。往后延长点,发现要迟到了就加点速。把时间往前赶一点,正好到一定距离的时候。我记得很清楚,它就报信号了。准备起爆9、8、7、6、5、4、3、2、1起爆。我们的飞机位置很准的,计算好的。

主持人:那您刚才说到没有什么防护装置就飞往那块蘑菇云了,那飞的过程当中,那亮光什么的会不会对眼睛。

展志强:在爆炸之前听到这个信号,就把这个窗帘拉下来,就像我们的窗帘,飞机前头拉上。

主持人:什么也看不见,那就等于在盲飞啊。

展志强:但是知道这个方向,对准这个方向,就往这飞。

主持人:无数次精确的演练,已经能够在盲飞的状态下,也能够准确的达到这个目的地。

展志强:就是这样的,因为进入爆炸区域的时候,已经对着它了,航向什么都是对好的。

主持人:那进入蘑菇云之后取样的过程是怎样的呢?

展志强:取样的时候呢,我记得是它爆炸完了,什么时候我们才能进?就是在这个红的火光没有了,你才能进去,那个要是有火光进去,它还在翻滚着呢。

主持人:那相当危险。

展志强:力量相当大。那火光没有了,它虽然还在翻滚,它是像云彩一样的。这样我们就钻进去。我记得钻了几个来回,大概是两个来回。

主持人:是取它的气体吗?

展志强:实际我们眼睛是看不到的。它的那个铜桶,我觉得这么大,大概有两米长还是一米多长,前头就像马蜂窝样的,这你就知道了。就这样的,在往前飞。

主持人:飞的过程中,它就装进这个桶里了。

展志强:对,就像咱们现在有雾的天气,就像钻在云雾里头,就这些空气,空气里头有灰尘,吸收好了以后就运着飞走了。

主持人:几个来回之后,差不多估计也装到规定的量了,然后就是完成任务了。

展志强:从哪起飞呢,就不是在哪落地,就飞到马兰。

主持人:那去完成这项,就您一架飞机吗?

展志强:对。

主持人:那就您这一架飞机去完成这项任务?

展志强:对,这次就我们这架飞机。

主持人:然后成功完成这项任务之后就回到马兰。

展志强:我是从罗布泊湖起飞的,你看,起飞再飞着去,取了样又飞着到这里来,几个小时。

主持人:这大概经历多长时间?

展志强:我觉得,从这飞到这得一个多小时,这里飞到这又是一个多小时,再来回转,从这又飞到这一个多小时,我觉得四个小时。

主持人:这个过程得相当不容易,也经历了不小的一个挑战。

展志强:下了飞机以后,我们要换的衣服,都放在这边,下了飞机,我看到就刚一下飞机,那个消防就拉着水枪就洗飞机,给飞机洗澡,先把表面的γ那些都冲冲,像灰土一样的。然后他们就卸那个取样的铜桶,我们下来提着包。就那个试验场地,机场旁边就有澡堂子,专门是下来去洗澡的,提着包到澡堂子洗了澡。洗了澡,那个医院的车子就在等着了。上了汽车就拉到医院,疗养一个月就在当地。疗养一个月,这一个月当中,过几天给你检查检查身体,γ射线怎么样?消失怎么样?

主持人:各位网友欢迎继续收看影响访谈。刚才我和展老交流了他在我国“两弹一星”事业当中。他参与这项工作当中的一些故事,在我们节目当中,我们还有幸请到了展老的几位家人,这位是展老的女儿展影女士,您好。

展影:您好。

主持人:欢迎您来到现场,这旁边的两个年轻人,我想还是由展女士您来介绍吧。

展影:这是我哥哥的孩子,展翔。

主持人:展翔,是飞翔的翔吗?

展影:对,飞翔的翔,它的寓意就是因为他爷爷开过飞机。

主持人:是飞行员。

展女士:对,飞行员,所以说有这种意思,飞翔在空中。这个是王汉,我的儿子。

主持人:王汉,哪个汉呢?

展影:因为我家有两个儿子,双胞胎嘛,叫王霄、王汉。两个字霄汉。在毛主席诗词中不是这样的嘛,气冲霄汉也是高空的意思。也是有对爷爷从事过这个事业的继承。其寓意也是高空,王霄王汉,这个是王汉。

主持人:欢迎各位来到我们节目现场。展大姐当时在您的印象当中,在您小时候,父亲好像极少顾家的。他总是在外执行各种各样的飞行任务,在您的印象当中,父亲是一个什么样的形象呢?

展影:我父亲每一年来家很少,一年只来一次。一次很短暂,就这样几天或者十来天,探亲假。我就觉得好像跟父亲陪伴的时间很少,还没几天他就该回去了。每一次回来吧,我就好缠着父亲,缠着他讲故事。然后呢,还有一项内容就是陪着父亲一起看他的战友,在徐州牺牲的两个战友,两个遗孀,两个战友牺牲了,他们的遗孀还留在徐州。

主持人:这也是每年父亲回来必做的一件事。

展影:必做的一件事情,他两个战友都牺牲了嘛。小时候不知道,光知道他是飞行员,做什么不知道,就是现在才知道参加两弹一星,曾经参加两弹一星这种飞行工作。当时就光知道他忙,一年只见着几天,就这样。

主持人:那您刚才提到知道两弹一星,父亲参与这项事业,那是什么时间知道这件事的?

展影:那是2012年。

主持人:2012年,距离现在也就不到两年的时间啊。

展影:对,就是那一年钱学森的爱人去世。他在那看报纸,我就说了一句,我说钱学森爱人很漂亮,还是歌唱家,搞音乐的。我父亲就说,我曾和钱学森在一起共事过。我说爸你什么时候跟他一起共事过?

主持人:当时很惊讶吧?

展影:很惊讶,我就想上跟前问一下,我说爸你什么时候跟钱学森一起共事过?在我们心目当中,钱学森是科学家,很了不起的,没想到我的父亲能跟他在一起共事。我就想上跟前问问,这样父亲才给我说起他参加两弹一星的工作。

主持人:在2012年之前家人一点都不知道?

展影:一点都不知道,光知道他是飞行员,他从来一次都不露出来。我们家人没一个知道的。40年揭秘,像他的同事,共事过的,04年已经在网上写文章了。但是我父亲还坚守着,还坚守着这个秘密,国家机密。就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烂在肚子里,带进棺材里。就是这样,要不是这一句话,我也不知道我父亲参加两弹一星,所以说当时我也感到很惊讶。

主持人:同时还很自豪。

展影:很自豪。所以说,我说你早给我说,我不管是在同事还是在同学跟前,我有这样的父亲,我就很骄傲。现在我也是,我知道以后,不管是同事见面还是同学见面,我就给他说,我父亲是参加两弹一星的飞行员,是受过毛主席接见过的。

主持人:展翔、王汉,当时第一时间知道的爷爷这个英雄事迹之后。你们当时的反应是什么?

王汉:你先说。

展翔:挺惊讶的。

主持人:挺惊讶的,你觉得是不是有点难以置信。

展翔:对,因为小得时候,爷爷经常给我讲这个当兵的故事,他的经历,但是没提到过这个。

主持人:这段经历只字未提。

展翔:嗯,对,是的。

主持人:那王汉呢?

王汉:当时我在实验室,然后那天早上我妈给我打电话,说的是爷爷是搞过原子弹的,然后因为以前我在交大读书,钱学森是交大的校友,然后我们大家就是对钱学森的历史很熟悉,当时我妈给我说这个事情。我说,呦,这事了不得。然后我就上网搜了一下,那时是扬子晚报还是哪家报纸,我记不住了,上边有我爷爷的这个消息。一字不落的仔细看了一遍,激情澎湃。然后就把当时那个链接什么的转载给我们的同学,还有一些老师啊之类的,这样看,非常的激动。

主持人:给同学们和老师们得好好说道说道这件事,太骄傲自豪。

展影:我也是的,我马上给我的同学都传,网上马上要播了,你到这个时间要看,我的父亲是参加两弹一星的飞行员,他们就发微信,都点赞。你有这么伟大的父亲,了不起的父亲。父亲每一次回来也都是给我们进行正面的教育,正能量,要好好学习,听老师话,多学点本事,就是这样的,进行这方面教育。因为他习惯做一个好战士,不管是在工作当中,我父亲不管在哪里都是任劳任怨,兢兢业业,他的这个传统也教育我们姊妹三个,也都是这样的,就是要干一行,爱一行,要干什么就干好什么,干工作,就是这样。还有一个,虽然说我们后来在工作当中,虽然说单位都下岗了,但是我们姊妹三个都是自立自强的人,就是自己想办法不给国家添麻烦。因为我父亲他就是这样的,不论何时不给政府添麻烦,自己想办法,解决自己的困难,不向党伸手,就一直是这样。

主持人:展老,您从部队复员到地方的时候那是1975年的时候,那时候回到地方做什么工作呢?

展志强:回地方以后就在工厂里,在车间干了个把月,叫我到劳工科。考虑到部队刚下来,机械这些还都是不熟悉,另外这个劳工科一个工作岗位也需要人,多少的老同志都没要,就叫我去干。干什么,那时候实行粮票,厂子工人的粮票,都由我去粮食局去领,发放到每个工人的手里。

主持人:那就相当于办事员。

展志强:办事员,还要管全厂两千多人的衣服,就是劳保衣服。这就交给我来办。

展影:其实在这之前呢,他在复员的时候,上级也给他安排到三院当书记兼院长,但是我父亲说,我到一个平凡的岗位上,做一个工人就行了。我对医学方面呢不太了解,不熟悉,我还是干点机械方面的,稍微有一些相关的,他开飞机,毕竟有点机械方面的知识多一点,所以就到了,原来叫徐州机械厂,放弃了院长兼党委书记这个安排。

主持人:在我们现代人看来,在当时已经是荣立过一等功的人民功臣,多高大的一个形象,那就愿意俯下身子来,到工厂里,最基层做起。

展影:是这样,其实他是这样做,也是要求我们姊妹三个也是这样的,所以说现在呢,我们都是,也是在机械行业方面自力更生。然后也教育自己的孩子,也都是要自强,我的孩子呢,这是我侄子,现在也是干机械行业。我的儿子呢,也是从清华毕业的,也是学的机械。

主持人:那王汉,我想问一句当时爷爷可能也告诉过你,当时只读过不到两年的书,然后若干年之后,就成为了这个特别让人钦佩的空军飞行员。你觉得这个过程是不是难以置信呢?

王汉:不可思议,因为他开飞机,在我还没有上大学的时候,他给我说他以前学过这些流体力学,学过空气动力学,然后学过这些力学啊之类的东西,我当时没有概念。后来当我自己上大学了,学这些东西了之后,觉得很惊讶,因为那些东西我们会花一个学期或者两个学期学完的课程,他们那个时候就是在短短的半年或几个月时间内把这些课程完成了,还要去上机实操。对于我自己来讲,当时就觉得,如果让我来干这个事情的话,这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主持人:展老,您的同期的战友很多已经都离开人世了,您可能也因此,比如说可能头发要白的比平常人要早的多,也许身体里会有其他的一些潜在的影响,那说到这样的一个话题,你想到这些您后悔过吗?

展志强:没有!

主持人:从来没有?

展志强:从来没有!我一直都很乐观,啥事都没放在心上,在山上锻炼的好多人,有时候都看了报纸都说,老展,展师傅,你太亏了,为国家国防事业做了那么大的贡献,待遇就那么点,你现在还是这个样子,那么乐观。

主持人:您怎么说?

展志强:我说,作为一个军人,一个国家的公民来说,为国家国防事业做点贡献,这是应该的。对我来说,能参加这样的两弹一星的工作,我感到非常的荣幸,非常的高兴。至于待遇,我根本就没想过那些事,这是党给我的这么多待遇,说明我的贡献就这么大。这我已经很满足了,我从来就不想。我说这待遇是党给我的待遇,我现在两、三千块,也是足够了,能吃饭,儿孙满堂,都过着很幸福的生活。

主持人:就知足了。

展志强:我觉得很足。你看他们,我的大儿子下岗下来,保险公司,这也是也算可以,月月开工资。二的,也开厂子,这个闺女闺女婿也开厂子,都过得很好,我觉得很幸福,我也不需要他们的,他们也不需要我的,都过得很好。

主持人:我看着老人年轻时的一张照片,是不是特别的帅,老人居然说,我现在丑了,不如年轻时候帅。特别知足,特别风趣,特别可爱的一位老人。我们也祝愿展老身体健康,健康长寿。好的,感谢各位收看我们的影响访谈,也非常感谢各位嘉宾来到我们的现场。各位网友再见。

已有0人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