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线徐州客户端
扫一扫 下载

渊子湖传说

来源:编辑:

1、渊子湖捉鳖精: 梁寨淹子名闻遐迩。乾隆年间黄河改道南徙流入镇境,一、二百年来黄患频仍,人畜死伤,房屋倒塌,良田遭泥沙沉积板结,草籽不生,百姓流离失所,离乡背井,饿殍载道,苦不堪言。清政府也曾拨巨额帑银修堤叠堰治理河道,赈济百姓,怎奈杯水车薪、无济于事。乾隆三十年(1765年),高宗南巡幸徐州行宫,因石林口决岁输白银万两以上不见成效,拟亲赴石林视察治河工程。因治河所拨银两被地方官吏层层克扣,中饱私囊,真正用在河工上的实际不到十分之一、二。地方各级治河官吏害怕乾隆亲临视察,露出破绽,吃罪不起。一方面专折谎奏工程浩大,所谓“铁帮铜底、玉石栏杆金小虫……。”另一方面以巨资贿赂朝廷亲随侍从,以“龙见龙,二龙相遇,必有一伤,有碍圣体康宁”的巧言令色蛊惑朝廷,阻止成行。但是石林决口并非朝夕之患,各级地方官吏、河工部员也曾雇用民夫,购买苇席、蒲包、草袋装土堵塞,以圆木杉条打桩截流,筑成高大宽阔的堤坝,一时断流,及至次日拂晓,堤坝渐渐下沉,洪水浸泡,时至辰时光景,轰隆一声全线堤坝崩溃,南岸洪水又汹涌澎湃地咆哮而来,一日之功毁于一旦,日日如此,循环不已,所费代价也就难以计算了。朝内工部尚书、地方官吏、治河部员也感到长此以往难以交代。但是始终查不出究竟是什么原因。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过去了,就有人建议当地政府官吏聘请巫师、方士察看究竟原因何在?出于无奈,他们只好在四面八方贴出告示,散发传单揭贴,如有人能够查出溃决原因的酬谢重金。当时也有好多游方僧尼、道士闻讯而来,虽然提出种种设想和决策,经过实践不能奏效。后来,有一游方道士年逾古稀,鹤发童颜,羽扇纶巾,步履矫健,神采奕奕,有仙风道骨之气概,对监工官员说:“我看这石林决口上面一团黑气直冲斗牛,且气味腥膻,水中必有妖魔作祟,你们可到蜀中青城山敦聘张天师前来捉妖拿邪,治理水患,救民于水火倒悬……。”河工部员齐集一堂,商讨办法,其中有一位说:“东汉丰邑人张道陵于永和六年(141年)始创道教,入教者输五斗米作为晋见之礼,又称五斗米道,用符水咒语为人治病,出外游方到达四川青城山支峰鹤鸣山,拒成都130里,山峰重峦叠嶂,直冲云霄,遍山苍松翠柏,葱葱郁郁,遮天蔽日,鸟鸣于树,鱼游于渊,各种鸟兽虫鱼嬉戏追逐,好一派世外自然景色,遂入山中一洞,合十静坐,潜心悟道,饿食松子,渴饮甘泉,不食人间五谷,断绝尘世烟火,逐渐达到吸风饮露、养气修身之境界,在天师洞羽化登仙……。”大家议论一番,张天师既已成仙,位列仙班,我们到哪里去请来捉妖拿邪?也有人说:“张天师既然是丰邑人,为了造福桑梓,解救乡亲父老,何妨试一试!请他来捉住妖魔,堵住决口,拯救一方黎庶也是功德无量之事。”后来又有一人说:“诚则灵,俗话说,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为了千百万黎民百姓我愿到青城山常道观请天师下山,一来返乡观光,二来捉妖拿邪安抚百姓……”。如此决定后,此人即日启程,葛衣布履,徒步跋涉,不辞劳苦,一路上晓行夜宿,饥餐渴饮,非止一日进入川境。至都江堰西南只见群山矗立,冈峦起伏,树木挺拔,枝繁叶茂,遮天蔽日,林壑相间,泉水叮咚,声如击磬,奇花异草,鲜艳夺目,珍禽异兽,穿梭飞翔于怪石嶙峋之间。山脚下一条蜿蜒小道盘旋而上,及既登,凉风习习,花香鸟语,如入仙境。正在行走之间,忽见一巨蛇,粗如碗口,长可数 丈,昂首吐须,迤逦盘旋奔草莽中,须臾不见。拾级而上,见群虎咆哮结队而来,三五成群,或坐或卧,嬉戏于山林草丛之中,对来人视若罔闻。此人欲进不敢,欲退不能,陷入进退维谷境地,为拯救黎民已置生死于度外。正在迟疑徘徊,刹那间,群虎怒吼,山摇地动,落叶缤纷,群虎入林,踪迹全无。复前行,山路狭窄,滑而且陡,悬崖峭壁,万丈深渊,偶尔不慎,堕入山涧,即时摔成肉饼……。及至常道观原是一座明三暗五的大殿,神龛中央供奉张天师石像,像有三目,神态威严,五绺长髯,峩冠道服,衣带飘逸,左臂微曲,右手直伸托“阳平治都功印”,此为镇山之宝。来人行三揖九叩礼,跪倒在蒲团上默祷来意。俄而一道童年约十四、五岁,上前稽首请丰县人到禅房待茶。进入后院,见一位五十开外的道人,他是张天师61世孙,道教掌门人。问明来意,决定即日下山赴徐州府打救家乡父老乡亲。二人启程,晓行夜宿,非止一日,来到梁寨下榻官邸。次日饭后,天师由治河官员陪同绕石林口察看,只见西南角决口处圆圆的一团黑雾在空中萦绕,形如碾盘,此处妖魔每日午夜把民夫投下去堵塞决口的障碍物:石块、草包、铁锅、树桩、杉条一扫而光,因此决口是无法堵塞住的。所以,水患难以平息,天师提出在西南岸边高搭法坛,左右各点燃牛角灯一盏,正中摆供桌椅子,选定能够吉日良辰,天师斋戒沐浴登坛,周围十尺之间不准有人行动。次日清晨饭后,天师登坛焚香披发仗剑,左手握“阳平治都功印”,用剑挑符焚烧三次,左手摇印三上三下,只听法坛后波涛滚动,从水面窜出一汉子,面目黧黑,鼻塌、嘴尖、眼如流星,身材短粗,步履缓慢地来到法坛前双膝跪倒,苦苦哀求天师饶命,情愿远遁他处。天师乃修真养性之人,素有好生之德,不忍加戮,令其迁往远方隐居深山老林,摒弃尘缘,万念俱寂,潜心修行以成正果,位列仙班,也不枉苦苦修炼一番,那人感激涕零,交代来历,它本是陈姓祖茔林门驮碑一鼋,年深日久,受日精月华之浸润,几经浩劫,蜕化石质变成人形,后来黄河决口冲坍石林,沉入水底,本属水族鳖类入水则更加活跃,为了建立泽国才出此下策,殃及黎庶,此鼋愿意遁入东海侍奉龙王敖广以成正果。因它修炼尚不到火候,不能腾云驾雾,只好从地下沟通此间到东海的暗道,它又向天师请求允许它的子孙后代在此繁衍生息,传留后世。天师应诺,从此堵住决口形成一大水潭,永无泛滥成灾之虞。

几百年来,梁寨淹子周围村庄祖辈相传淹子是东海海眼,水源充足,无论天气如何干旱少雨,淹子水域只是面积大小而已,从无干涸断水之时,说明淹子与东海沟通。旧社会天气干旱无雨,附近各村民众多举行求雨赛会来此取水。

其次鳖鱼在淹子生息繁殖,每年七、八月份,母鳖在岸边沙滩产卵埋于沙中,阳光照射,热沙蒸腾孵化出小鳖潜入水中生长,几百年来,夏季水涨,只要掌握捉鳖技术就可捉住大量鳖鱼,供应餐馆,为徐州地方名菜之一的“霸王别姬”提供原料。

再者,鼋窝在九泉之下,深不可测,又通东海,清末梁寨村民有好事者以四两生丝系以秤砣在穿上徐徐下沉,坠入水中丝线嫌短,所以周围各村流传着“梁寨淹子大王庙后四两生丝打不到底”。解放后,虽然数次雇用常州等市县捕鱼队以大网拦河捕鱼,但对深处仍不可测,视为畏处。

2、梁寨渊子湖鲤鱼精的故事:清朝乾隆年间,梁寨淹子形成后历时数百年流传着很多娓娓动听、美妙神奇的故事传说。相传在清朝末年周楼村大财主王某因父亲生病在神医华佗像前求药治病许下口愿,如果父病痊愈,演戏五天,酬谢神灵……。经过调至后其父病愈。王某选定春季某月望日聘请砀山县唐寨戏班来周楼演出,了却夙愿。唐寨戏班的领班艺名“麻九”出身于梨园世家,童年学艺,擅长演《小秃闹房》,全班近百名艺人都是比较出名的演员,如老生陈旦擅长演《送女》,赵二演红脸,贾福兰演刀马花旦,饰演三省庄、趵头山等,丑角万二等在鲁西南金、嘉、鱼一带和丰沛萧砀童叟称道,妇孺皆知。自带舞台、高脚架、布棚、红毡、道具服装齐备,刀枪剑戟样样俱全。每次首场戏必演《送女》,压台戏必演《拿铁公鸡》。周楼以五辆马车接来演员、戏箱、舞台,头天上午是王姓祭神,戏台面北,神棚座北朝南。供奉神医华佗画像下红毡,供桌上是三牲祭品,主祭王某身穿藏青缎子马褂,兰线春长袍,由演员扮演的左金童右玉女侍立两旁,挨次为落地加官八仙,八位演员装扮得惟妙惟肖,神棚下如同仙境一般。午时到来燃放鞭炮,唢呐班吹奏迎神曲,还愿者二十四拜全礼磕头上香大约1——2个小时,礼仪完毕所有扮演者均回戏台化妆等待演出,踩头场必是“天官赐福”,祝愿王府全家福寿康宁。其形式是选一身材高大演员扮演天官,在鼓乐喇叭鞭炮声中走到前台面北而立,拿出写好“天官赐福”的红色长幅展现开来,以上所有扮演人员均得赏钱,根据当时物价,每人可得三块银元,台上加官二元。下午正式演戏,报单人要到王府长辈和亲戚好友来参加还福的人点戏,凡找到的必须点出剧目,按先后顺序演唱,点戏人必须拿出赏钱,在唱戏中间演员要出来谢赏,种种过节结束后于次日正式演出。远近十数里之外的少男幼女以及上至八十三,下至用手搀的中老年人都来看八仙下凡,人群拥挤,神棚周围水泄不通。此后天天满场,戏台下人山人海,都陶醉在演员的绝妙演技中,谁也没有注意台下的观众。

最后一天上午末场压台戏是《拿铁公鸡》,紧锣密鼓敲打过后,忽然一把明晃晃钢刀由右边后台嗖的一声斜插在西北角的一根台柱上,这一带观众不由自主地后退一步,接着是铁公鸡赤膊出场与湘勇搏斗,双方先以双刀劈刺,后以单刀对打,铁公鸡肚皮被刺破,鲜血如注,肠子涌出……场面惊心动魄,扣人心弦。这时惊动了一位年近60岁的孤独老人张金良,此人住梁寨,个性乖僻,遇事好与人唱反调,抬硬杠,你说东,他偏说西,很少有人和他谈得来,周围十里内外,只要有求神赛会、说评书、唱大戏的,他是场场必到,而且还要评头论足,说长道短喋喋不休。当《拿铁公鸡》刚刚开演,他就注意到这辆华丽的二轮轿车,及至演到热闹处轿车门帘卷起,他立刻注意到这位妙龄女郎,看年纪不过十七、八岁,上身穿红缎子碎花袄,袖口底边均以绿缎子镶边,下身束绿色百褶长裙,着红缎子绣花鞋,钗环首饰齐全。人品长得千娇百媚,人间罕见,满头墨染青丝,梳着一条乌油油的大辫子,瓜子脸型白里透红,唇如丹朱,柳叶月牙弯眉,水汪汪一对杏眼,双眼皮,鼻如悬胆,口似樱桃,体型不胖不瘦,不高不矮,所谓增之一分则太高,减之一分则太矮……真有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赛过西施压倒貂蝉,气死王嫱恨倒杨玉环……。看戏的人在武打间隙把眼光投向轿车里的少女。张金良揣摩着梁寨周围十里内外,并没有哪家财主有如此排场,雕刻、油漆得豪华漂亮的轿车,更没有这样如花似玉的少女,心里一边嘀咕,一边不由自主地在人群中慢慢地挤到轿车跟前,又特别集中注意力对车子前后、左右、车夫、女主人看得仔细,及至武打即将结束时,好像车夫和少女已觉察到他的鬼祟行动。还未散戏,车夫扬鞭吆喝开道驱车,直奔西南方向前口村后驶去,张金良如同掉魂丧魄一般,弯腰提提鞋,匆匆忙忙随车赶去。轿车速度开始慢些,及至到前口村后速度加快,越过张庄直奔大堤的南豁口,枣红马四蹄如飞疾驶而去,霎时不见。张金良赶到时轿车的踪影不见,而他已累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一屁股坐在碑座上动弹不得。华丽的轿车、漂亮的女主人一直萦绕在脑际,他不是爱慕而是猎奇……。猛然间他竟意识到这是淹子里的鲤鱼精出来听戏。

还福戏的演出,同时也惊动淹子西翟圈堤村农民翟兴唐,吃过早饭慌忙去周楼看戏,当他走到淹子西北堤岸时,就看到东边陈家马路上,一辆轿车直奔西陈楼,接近村庄折而向东经梁寨南门外奔周楼驶去。当时他心里揣测可能是附近村财主家的女眷去看戏。当他走到周楼时,这辆轿车早已停在戏台的西北角,压台戏《拿铁公鸡》的演出,惊动了轿车里的少女,翟兴唐疑窦顿生,前后结合琢磨再三,他也意识到可能是淹子里的鲤鱼精出来看戏。在当时淹子周围村庄已经流传着鲤鱼精的神话故事,传说淹子里有一鱼精嫁给微山湖君,她不断往返两地。有一次她从淹子返回婆家先叫乌鱼精观察周围是否有人行动。这时翟兴唐正好在西北大滩蒲苇丛中割苇子,当他听到静静的水面上,哗啦啦一声巨响窜出一条黑汉子,东张西望、左顾右盼,如同找人一样,他急忙缩头躬身躲在蒲苇丛中,那汉子瞭望片刻又沉没水中,不一会功夫,水面飘出一辆华丽轿车,翟兴唐情不自禁地大声呼喊:“水里有车子!”那辆车子立刻沉入水底踪影不见。大约一顿饭功夫,水面上飘着一条死了的大乌鱼,双眼被剜去。

还有一次,西高头村梁姓村民在淹子东北角蒲苇丛中割苇子,时值桂花飘香,金菊含苞欲放的秋高气爽季节,当他割到接近中午时分,准备回家饭后再割,忽然晴空霹雳大雨如注倾盆而下,两眼被打得模模糊糊,他抹了把脸,擦去脸上雨水,猛然看到淹子西南水面浮现一辆轿车,枣红马架辕,一黑汉扬鞭赶车,车子腾空而起,乘着瓢泼大雨向东北微山湖驶去。车子走后大雨骤歇,红日当空,水面如镜,好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而他仔细寻思:金秋季节,雷雨来得疾、去得快……可能又是鲤鱼精在作祟吧!

版权声明:淮海网原创文章,欢迎转载或者报道,但请注明出处

分享到:
  • 感动 0%
  • 路过 0%
  • 高兴 0%
  • 难过 0%
  • 愤怒 0%
  • 无聊 0%
  • 同情 0%
  • 搞笑 0%
我要评论

用户评论

已有0人评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