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线徐州客户端
扫一扫 下载

守常达道——刘健林书画学术交流展开幕

来源:2016-01-13

由中国李可染画院、人民日报《环球人物》杂志社、江苏师大美术学院、徐州书画院等单位主办的《守常达道——刘健林书画学术交流展》近日在我市尚文堂美术馆隆重开幕。

刘健林先生,别署老健,是我市画坛人文底蕴深厚、艺术特色鲜明、学术气息浓烈的著名书画家。他自幼天资聪颖,酷爱书画,曾师从于徐州书画老前辈王仲博先生,后跟随当代著名花鸟画家、中央美院教授张立辰,主攻大写意花鸟和水墨人物画。在长达四十余年的艺术道路上,孜孜以求,锲而不舍,不畏艰难,自强不息,形成了自己大气磅礴、酣畅淋漓的艺术特色。

健林在徐州尚文堂办画展之前,要我看看他的画。和健林相识有年,对他的艺术还是有所了解的。他以花鸟为主,兼画人物。书法也有一定造诣。对要展出的近70幅作品初略看了一眼,总的感觉是这些作品在家乡父老面前拿的出手,有个性,有新意,大多笔精墨妙。当然,这是健林在自己近年来的许多作品中遴选出来的,自然要精一些。

健林少年时代师从乡贤王仲博,仲博先生字写的好,出手的花鸟也不俗。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我拜仲博先生为师,每逢周日必去醒狮像他的宅邸听其谈艺论道,执腕面教,获益颇多,健林随仲博先生学艺,说明早年就把路子走对了。受到学仲先生艺术熏陶,打下了扎实基础,便在花鸟大家、中央美术院教授张立辰立雪,于是画艺大进,境界日高,出手的画作也便有了自家面貌。

健林的花鸟画立意奇崛,笔墨恣肆,狂放之中蕴涵着秀逸,这是他绘画艺术的重要特色。《石榴》、《荷香遗韵》、《蒲公英》、《梅花八角》、《鸟石图》、《葫芦》等可以作为这类作品的代表。《石榴》尺幅较大,健林说这是他的新作。画面上的石榴在交错穿插的枝杈间或偃或仰,或悬于枝头,或藏于花后,大有先声夺人之势。他以宿墨画荷,叶面以大片墨色渲染,厚重而古拙,几束白莲以淡墨勾出,散而不乱;几枝荷杆张弛有度伸出,表现了健林用线的扎实功力。他画了不少以荷为题材的作品,古人、近人、今人画花鸟者如不画荷,会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但是要把荷画好,特别是以大写艺术法画好更是不易。徐悲鸿曾说他画荷要画几刀宣纸之后,才敢说画,足见画荷之难。白石老人、潘天寿、李苦禅以及肖龙士等等都是画荷高手,他们的特色就是墨色用的好,古人特别讲究用墨,如果纸上的墨是笼统一片,那是无彩的死墨,倘是浓淡分明,那便是有光的活墨了。由于健林在用墨上下了很多工夫,不论是大面积渲染,或者是简单几笔状物,或浓或淡,或疾或缓,都能看出他的光华墨色,令人称妙。《葫芦》一幅以淡墨为主,兼以黄、绿烘托,他在画上题道:一醉酬秋霜。这是画家在太行山写生时于农家小院所见的景象,用这种墨色去表现这种并非特殊的景物,给人的弦外之音是:秋天到了,农家欢庆丰收的时候,拿来用葫芦沽来的美酒畅饮,这是何等的快乐啊!这幅作品应该看作是画家深入生活、不断提炼主题、挥洒自如而得的佳构。《蒲公英》也有异曲同工之妙,几束在风中摇曳的蒲公英朴实无华,之所以能够勾起画家挥毫的兴趣,画上的一首打油道出了原委:谁论赏花需名种?门前野卉自有情。富贵一阵风吹去,淡泊平静是人生。几句点题便使朴实的蒲公英有了生机。

《鸟石图》是健林此次画展中的精品之一。看得出来他受八大影响颇深。这幅作品从墨色到构图都有八大遗韵。画家题道:乱发粗服四尺身,前朝遗老识此人。忽哭忽笑无人解,泪痕墨痕化此君。画的虽然不是八大山人,但画的却是八大常画的鸟石,而且用的是八大手法,通过题诗更能说明画家对八大“忽哭忽笑无人解,泪痕墨痕化此君”的语意的理解透彻而深邃。

健林画了许多人物,早些年他画的大多是人物头像,老者,矿工,少女等等,大多以怪异、粗犷的手法来表现,特点是墨色厚重,造型简洁,节奏强烈。此次画展中的一些人物较之过去有了很大改观,画家对老人、僧人、矿工、少女等等人物的刻画,线条流畅而细腻,质朴而生动。特别在构图上立意奇崛、凸显张力的特色使得画作注入了新的活力,进入了较高的层面。画作《少女》这幅作品,他用浓浓的墨色表现少女的头巾,头巾上的点点洒金如诗如梦,给人以美感,而精彩之处是画家在浓墨中以淡墨勾出少女的面部和眉眼,虽然不施粉黛,却能使人想到这是一位亭亭玉立、风韵绰绰的知识女性,鲜明而有质感的人物描绘,既得利于奇崛的构思,又得利于墨色空灵妙用,实在是一幅不可多得的妙品。

在人物画创新、进取的层面,画家把僧人、弘仁(渐江)的形象推进到了读者的视线。这是近年来画家苦心孤诣、不断探索、跋涉取得的优异成果。他在画作上端写了这样几句话:画僧弘仁以别开生面之山水雄立于清初画坛,其法悠闲轻松于造化间。……吾读之尝为其构图新奇而感叹,放之于当今画坛亦为创新之作也。书此以为厚今薄古者戒也。先看画面:慈眉善目的弘仁,秃顶浓髯,合十而立,面部、衣饰全以淡墨勾划,人物面部表情用“特写镜头”说话,特别是微闭的双目,生动、准确地把以“慈善为本”高僧的禅心世界淋淋尽致的展现在读者面前。弘仁号渐江,本姓江,名滔。与清代的髡残、石涛并称“三高僧”。他是“新安画派”四大家的首领。弘仁精山水,工梅花,亦工诗,受元人黄公望、倪云林(倪瓒)影响最深。新安画派著名画家查士标提他的山水有这样的话:“入武夷而一变,归黄山而一奇”。他的画作以伟俊有致、不落陈规而明世。健林画的弘仁应该是他的晚年,因为他只活了54岁。这也正是弘仁在艺术上炉火纯青的时期。看了画上的题句,在细品健林笔下的弘仁形象,我们也就明白他为什么要精心创作弘仁这一艺术形象的本意了。

健林的画洋溢着浓郁的书卷气,这与他曾经从事的文教工作有关。在书法方面,他问鼎于三代鼎彝和魏晋碑板,还有唐人草书,没有一定的文化素养,想问津于这些史册典籍,是不可能的事。再者,健林对美学史论进行过潜心研究,曾发表论文30余万字。这些深厚的文化积淀都是使他能够一步一个脚印,完成一件又一件佳作的结果。当下倘要论画质的高下和竞争,我们不能忘了“文化底蕴”这一重要的命题,说到底,画质高下的竞争还是文化底蕴深浅的竞争。健林有这方面的实力,倘是沿着这条道路扎扎实实走下去,他的艺术成就将会走到新的、可喜的层面。

作者:张亚莉1

版权声明:淮海网原创文章,欢迎转载或者报道,但请注明出处

分享到:
  • 感动 0%
  • 路过 0%
  • 高兴 0%
  • 难过 0%
  • 愤怒 0%
  • 无聊 0%
  • 同情 0%
  • 搞笑 0%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