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线徐州客户端
扫一扫 下载

奇葩!卫生室“打针输液60元起”,网友:生病还有最低消费?

来源:无线徐州2018-08-09

近日,网友@微大方爆料,

贵州纳雍县人民医院附近一卫生室,

挂有“打针输液请进60元起”字样贴纸

打针输液还有“最低消费”?

这让人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图/中国之声

图片显示,

该卫生室内摆放着药架和各色药品,

在店门左侧用大字标明

其为“城镇职工医保定点单位”,

卫生室在玻璃门显眼位置挂着

印有“打针输液请进60元起”贴纸。

网友们立马不淡定了:

“生病还有最低消费?”“病不起病不起!”

网友评论 图/中国之声

还有网友神评论:

“谢绝自带药水”“有满减套餐吗?”

网友评论 图/中国之声

针对此事,贵州纳雍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工作人员8月7日回应称,《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有明文规定,消费者依法享有公平交易权利。“保底消费”行为违背了公平交易原则,是不合法不合规的。

同日,纳雍县发展和改革局12358价格举报中心工作人员表示,近日接到举报后已就此事展开调查。经查,张贴行为属实,涉事卫生室全称为雍熙镇公园社区卫生服务站,属非营利性机构

目前,对该卫生服务站具体的强制“保底消费”行为正进行调查取证。之后,县发展和改革局将与市场监督管理局、卫计局一起,对该卫生服务站进一步核查,如事实确凿,将按相应法律法规进行处罚。

就医的“强制消费”要不得!

图/中国之声

“最低消费”一度是我国餐饮行业了出现最多的词,比如包厢设最低消费、收取餐具消毒费、禁止自带酒水……饱受消费者诟病,后被国家明文取缔。而如今,却在一社区卫生室内又被张贴了出来,令人哭笑不得。

按常理,生病打针吃药讲究的是对症下药,哪来什么打针输液越多越好的道理?就凭这点,就足以令人质疑其中工作人员是否具备常识,这卫生室提供服务者其医术、医德是否有水准,还得打个问号。而从当地监管部门回应来看,这个卫生室属于非营利性机构,意味着这“保底消费”的设置有违常识、常理。

图/中国之声

如此看来,这样卫生室,为何还能任其敞开门服务患者?“保底消费”裸露出的不仅仅是一个卫生服务室的问题,其背后还有着更多可深挖的问题需要翻晒出来。

众所周知,当下我国大部分省市大医院人满为患和基层医疗机构利用不足的问题并存,既浪费了资源,影响了医疗服务体系的整体效益,也推高了医疗费用,加重了患者负担和医保资金的支付压力。而医疗卫生室进社区,就是想通过推动分级诊疗制度解决好这一难题的落脚点,如果社会卫生室问题频发,居民健康就无法得到有效保障,就势必影响到居民对社区卫生室的信任,居民无论大小病都会往大医院挤,其后果的严重性可想而知。

社区医疗卫生室并不是小卖部,也不是平常的市井消费场所,而是国家解决百姓就医难、平衡医疗资源的有力触角,其服务好坏直接关系着社区居民健康,马虎不得。因此,面对敢于设置“最低消费”的社区卫生室,我们不能只当一个笑话来看,更不能只是批评、教育了事,而应该站在保障百姓生命健康的角度,坚决予以严厉处罚。

当然,涉事卫生室是否个案,其“保底消费”所曝露出来的深层次问题,有关部门不能简单处罚了事,而应积极主动作为,举一反三,查一查、挖一挖,毕竟“明码”易查,隐形低消难防,百姓生命健康安全无小事。

“低价药方”里的医德难能可贵

“最低消费”的出现,也暴露出医疗监管机构、物价部门对医疗机构价格监管上的失职,以及少数医疗服务站在服务患者方面的医德缺失。与此形成对比的,“几毛钱处方药”的“最低消费”更显得难能可贵。

一张0.19元的药方成为网红

今年7月24日,家住河南省焦作市马村区的年轻妈妈小瑜带孩子到马村区人民医院看病,内一科医生赵飞琴对孩子检查后,开了4片共计0.19元的抗过敏药,孩子服药后很快见效

图/中国之声

小瑜把这张0.19元药费的门诊收费票据发到朋友圈,立即引起热赞,开药医生被称为“医界良心”。相对于动辄数百元甚至上千元的大处方,“0.19元药费单”绝对称得上是全国之最的“小处方”。

不打针爷爷的医者仁心

今年1月24日,全国知名专家、河北省儿童医院名誉院长胡皓夫教授因病医治无效不幸逝世,享年88岁。

30年来他给患者能不打针就不打针,他开的处方很少超过100块钱,孩子们都亲切地叫他“不打针爷爷”。

图/中国之声

从1989年开始,胡皓夫基本上就没给孩子打过针,尤其是5岁以下的小孩。因为他认为打针部位不准确,可能会损伤神经,引起其他症状,消毒不严格的还会造成感染。胡教授曾经用8毛钱的药治好了一个小孩的高烧。他认为,药不是越贵越好,用得合适的才是好药

当然,这些个例不是让大家脱离实际,盲目追求“小处方”,这些低价药的看点不在价格低,更在于由此透视出的医者“良心”,在许多医疗机构热衷各项检查、盛行“过度医疗”的背景下,这种因病施治的求实医风着实难能可贵。

不能只按《消法》处理

医疗机构设置“最低消费”,若只能用《消法》来惩罚,恐怕过于简单。

看病不该是消费,治病更不该是做买卖。医疗行为从来不是一个典型的消费市场,它的供求关系不是由买卖双方及价格决定的,而是由医生根据病情来决定的。病患利益最大化,应是整个医疗过程和医疗机构运营的第一法则,不容有丝毫动摇。

因此,对于这次的“最低消费”,还得深挖病灶,查出原因,是财政投入不足,还是卫生室急于赢利?

这件事不能只按《消法》处理,而应做出全面调查,追究相关责任人。把治病救人的医疗行动,放在了“消费者权益保护”的维度下规制,本身就是个笑话,拿患者健康开的玩笑更该被制止深究了。

图/光明网

看准病、用对药

一切为患者着想

尽量减轻病人的医疗负担

这才是应该提倡的良心“处方”

来源:新华日报

编辑:君君

作者:曹君

版权声明:淮海网原创文章,欢迎转载或者报道,但请注明出处

分享到:
  • 感动 0%
  • 路过 0%
  • 高兴 0%
  • 难过 0%
  • 愤怒 0%
  • 无聊 0%
  • 同情 0%
  • 搞笑 0%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