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线徐州客户端
扫一扫 下载

徐州人爱吃香菜 不料竟然还有“世界反香菜联盟”!

来源:中国江苏网编辑:

中国江苏网12月6日讯 近日,一篇《世界反香菜联盟:吃香菜的人是TM异类》的文章,在网络中刮起一股旋风,将“拥香派”和“反香派”的争论再次推上风口浪尖,《男人装》杂志也在微信版中推出了上述文章。在徐州人的朋友圈、百度徐州吧等本地社交平台,有关“吃不吃香菜”的话题也始终没有断过。

“世界反香菜联盟”是什么?

你根本无法想象,为了香菜,在国外竟然会有人群专门成立联盟,甚至还为此游行,并通过各种方式,来表明自己对香菜的憎恶之情。不错,这就是“世界反香菜联盟”。

通过百度搜索,可以找到诸多“世界反香菜联盟”的信息,其中多数是以微信推广的形式。不过,有媒体还是找到了该联盟的国外网站地址。

从网站网页顶端的“为反对香菜而战”,足以看出“反香派”人士,对香菜的极度讨厌。这家网站明确,只要是“反香派”,均可加入网站。可以分享“你讨厌香菜”的故事,可以写“仇恨香菜”的诗挂在首页,甚至还能在网站上买到“反对香菜”的T恤。

同时,这家联盟在网站上定期组织活动,大家通过示威游行并当街烧香菜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态度……

不仅是国外的“反香派”搞出那么大动静,国内“反香派”为了“搞掉香菜”,也是不遗余力。比如贴吧有“反香菜联盟吧”,豆瓣有“反香菜小组”,微信也有“反香菜联盟群”。

在徐州吧搜索“香菜”,可以发现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类似“讨厌吃香菜”之类的主题帖冒出,而且从跟帖评论中可以看出,此类主题的帖子热度始终保持很高的人气,由此可见,“反香派”人士在徐州也是大有人在。

爱恨交织的“香菜派系”

徐州吧网友在10月份曾发帖,讲述了其经历的一件事情。

这位网友去一家米线馆吃米线,已经向老板重申了三遍“不要放香菜。”不过,米线端上来后,该网友立刻“脸都绿了”。老板竟然细心的切碎了,想剔出去都难。

最后,经过理论,老板同意给换了一碗米线,但却丢下一句话,“还有不吃香菜的,简直是浪费。”

该网友在贴吧中的讲述,很快引起了网友的共鸣。有网友就跟帖称,见香菜就恶心;还有网友直接写道,有没有感觉到香菜味道像那种臭虫,别说吃了,闻着就够难受的了。

记者注意到,该主题帖共计有76个回复。经过统计后可以发现,“拥香派”和“反香派”的人数基本持平。

一位“拥香派”的网友就在跟帖中称不喜欢吃香菜的“矫情”。

对于市民刘先生来说,徐州人吃香菜还是占据多数的。他的证据是每年伏羊节,正是吃伏羊的旺季,作为凉调羊肉、烧羊肉、孜然羊肉的主要配菜,香菜是必不可少的。

“在羊肉馆里,‘多加香菜’的喊声,就如同烧烤摊中‘大呼的辣椒’。”刘先生发现,相比较南方一些城市中,香菜价格动辄26元/斤的“贵族价”,即使是伏羊节香菜旺销的时期,徐州香菜价格也是4元/斤左右,价格十分“接地气”。

在徐州的米线店、面食类等小吃店,如果顾客没有特殊备注,厨师们多是会放上一些香菜来调味。

“不过,我在徐州开饭店这么久,很少听到顾客要求不放香菜的。”经营一家沙县小吃的陈老板如是说。

事实上,有关“香菜”的“流言蜚语”也随处可见。网传吃香菜能杀精,因此让男人们不要吃香菜。目前这个传言被证实为虚假,多位医学专家发文指出,吃香菜对男性功能没有不利影响。

吃不吃香菜和基因有关

曾经有某机构评出了十大难吃蔬菜,其中香菜排在第三位。也有中医认为,香菜辟一切不正之气,有健胃的作用。可见香菜的地位着实尴尬。

“香菜”在徐州被称作“yán suī”,这一拼音组词,恰好就是香菜的学名正确读法“芫荽”。根据网络资料显示,芫荽原产欧洲地中海地区,由张骞出使西域后带回中国。如今在徐州当地种植芫荽的蔬菜大户,已经很普遍。

《科学fans》杂志《为什么越臭越爱吃?》一文中说,有研究认为,人的味觉偏好跟基因有关。2012年两位加拿大学者统计发现,东亚人讨厌香菜的最多,比例高达21%;拉丁裔和中东地区的人,讨厌香菜的比例最低,只有4%和3%。研究认为,这是11号染色体rs72921001的位点多态性的作用。这是就特殊的味觉偏好而言。

生物学家考察了14604名讨厌香菜和11851名喜欢香菜的人,用统计方法试图找到相关基因,他们证明对香菜的厌恶其实是基因和遗传学层面的,一组编码为OR6A2的基因导致受体对香菜中的醛敏感,从而觉得香菜的气味很难闻。所以,不吃香菜往往是因为基因。

编辑 鲁楠

版权声明:淮海网原创文章,欢迎转载或者报道,但请注明出处

分享到:
  • 感动 0%
  • 路过 0%
  • 高兴 0%
  • 难过 0%
  • 愤怒 0%
  • 无聊 0%
  • 同情 0%
  • 搞笑 0%
我要评论

用户评论

已有0人评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