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线徐州客户端
扫一扫 下载

3套房、狗血离婚...剧情大反转?徐州人朋友圈刷屏的《罗一笑,你给我站住》,真的是带血的营销吗?

来源:徐州广电 辣汤新闻2016-11-30

从昨夜到今晨,相信很多人打开朋友圈就会看到这样的消息。

深圳女孩罗一笑这个一笑起来古灵精怪的小姑娘,在父亲罗尔撰写的《罗一笑,你给我站住》中,越发惹人怜爱,让人心疼。

在这篇写给女儿的文章里,身为作家的罗尔单刀直入,女儿病危,家里没钱,亲人不舍。这篇被发布在微信公众号的文章,其实是一篇再普通不过的求助帖,但无论是在罗尔本人的公众号还是P2P观察中发布,传播的速度和范围罕见的,几乎每个徐州人打开朋友圈都会看这篇文章,外地朋友也是一样。

究其原因,转发者也说的很清楚↓

但迅速有人爆料,称此事为一家p2p公司的营销。

全国各地的网友都聊疯了

在深圳论坛上,一位自称罗尔下属的人撰文称,是他找到小铜人公司,让小铜人公司帮忙出谋划策,于是小铜人利用群众同情心想炒作一发自己公司的名气,从第一点来看确实达到了效果。

但是就罗尔本人与小铜人公司有无该转发捐款协议,我等就不得而知了。如果该公司只想利用罗一笑炒作的话,还请立刻倒闭靴靴!

从流着泪捐款、转发,到跳着脚指责罗尔和小铜人不要脸,短短几天的事件,这场以求助开始的事件,却在谩骂中愈演愈烈。

罗尔本人也承认“他们可以在公众号上吸粉,同时也可以帮助笑笑,就同意了”。

(网友2007年在《女报》编辑部与罗尔的合影)

(罗尔公众号发布的漫画像)

11月29日,笑笑的父亲罗尔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认识的不认识的人都通过各种途径给他汇钱,“出乎意料”,同时“非常感激”。他告诉记者,现在笑笑的治疗费已经足够了,很感谢大家的关注,希望大家不要再给他“砸钱”了。

从患病的举步维艰到被网友刷爆“打赏”功能,也就几天时间而已。网友们是怎样“蜂拥而至”的呢?

5岁女儿突然得白血病

今年1月,罗尔就职的杂志社停刊,他一下子成了闲人。屋漏偏逢连夜雨,9月8日,5岁多的爱女笑笑查出了白血病,住进了深圳市儿童医院。

从笑笑入院起,罗尔就将一家人与白血病“战斗”的历程写下来,陆续在自己的公众号“罗尔”上发表。文章发到朋友圈后,大家纷纷慷慨解囊,为笑笑最初的医疗费提供了保证。

经过两个多月的治疗,眼看笑笑的病情一步步得到控制,没想到却在本月不幸被感染,病情转危,从23日至今仍未离开重症监护室。病情加重,治疗费用也成倍增加。这时罗尔第一次感到了恐慌。罗尔说,许多朋友建议他用流行的众筹、轻松筹等方式为笑笑筹集医疗费。其实一个多月以前,德义基金就主动找他,要为笑笑发起筹款活动,那时他感觉自己还撑得住,也不想去抢占有限的公益资源,就把机会让给了其他患儿。但病情危重后,每天一万元的治疗费用让这个小家庭捉襟见肘。

网友微信“赞赏”捐款

罗尔考虑再三后,打电话和小铜人创始人、老友刘侠风商量如何解决笑笑的医疗费问题。最后商量的结果是,由侠风整合他为笑笑写的系列文章,在小铜人的公众号P2P观察里推送,读者每转发一次,小铜人给笑笑一元(保底捐赠两万元,上限50万元),文章同时开设赞赏功能,赞赏金全部归笑笑。罗尔说,侠风是唯一的老板,他们可以在公众号上吸粉,同时也可以帮助笑笑,他就同意了。

笑笑系列文章,罗尔写了两个多月,最多的一篇阅读量三千多次,转发一百多次,罗尔想,就算阅读量翻十倍,侠风也不会“损失”太大。“没想到经侠风加工后,竟酿成了 网络大事 。”

这篇沉重的文章从27日起在朋友圈中掀起刷屏之势,不到半天,阅读量突破10万,赞赏金达五万元上限,赞赏功能暂停。午夜过后,赞赏功能恢复不到两小时,阅读量突破100万人次,赞赏金再次达到五万元上限。微信后台关闭小铜人公众号P2P观察赞赏功能一个星期。

P2P观察赞赏达到上限后,读者循小铜人留下的线索,找到罗尔的公众号,让罗尔的赞赏功能也连续两天突破五万元上限。

短短几天已筹够治疗费

两边都不能赞赏后,读者又找到罗尔的微信号,加他为好友,直接给罗尔本人进行转账。微信后台发现加他好友的人太多,且一加他就给罗尔钱,不让他再加好友了。朋友们赞赏不了,也加不了他的微信给他发红包,于是有很多人辗转托朋友的朋友,把钱交给他。

记者了解到,深圳还有一位本土公众号大V“淼哥故事会”也同样被笑笑的故事感动并撰文开通“赞赏”功能,帮助筹款,截至记者发稿已经有9万多元通过“赞赏”的方式进行筹款,“淼哥”通过微信转账方式给罗尔本人,并对金额和转账进行了“截图”公示。

罗尔自嘲:“我彻底被钱砸晕了头。”他说,有些微信红包都来不及收取,就沉底了,“许多的留言我看不了,许多的恩情我感谢不了,许多的钱我数不清楚,感谢山呼海啸一般的人间大爱。”不过罗尔不断向记者强调,现在笑笑治疗需要的钱已经足够了,大家不用再给他“赞赏”了,希望大家可以去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

原单位称:罗尔有3套房纯属谣言!

记者致电了《女报》杂志,一位姓顾的行政人员接了电话,她向记者证实:罗尔确实是《女报》的员工,之前是《新故事》刊物的主编,但这个刊物在今年年初已经停刊了。

她说,她不明白为什么突然间会有这么多人恶意造谣,她看到朋友圈也懵了。

她告诉记者,说罗尔名下有三套房纯属谣言,他之前一直住在单位提供的宿舍里,后来因为《女报》效益不好,宿舍不能住了,罗尔就搬到了一个非常破旧的房子里居住。

至于网上传言罗尔的各种私生活,她说,罗尔确实是离婚了,他和前妻有一个儿子,他在抚养。他和现任妻子生了一个女儿,也就是故事的主角,罗一笑,现任妻子是全职太太,一家四口全靠罗尔一个人

因为新故事停刊,罗尔现在就接一些杂志社的项目,拿着4000块钱的基本工资。

在她眼里,罗尔是一个幽默、风趣、顾家的好男人,她在电话中反复说的都是,为什么会有人用那么恶毒的谣言去中伤一个父亲,她说,这是她第一次感受到网络暴力,真的太可怕了。

某知情人士朋友圈截图

她还告诉记者,杂志社在得知罗尔的女儿患病之后,也发起过募捐,包括杂志社的主管单位深圳市妇联也想通过一些众筹平台帮助罗尔,但都被罗尔拒绝了。

小铜人公司,也就是那个“每转发一条捐助给罗尔一块钱”的公司,和《女报》没有任何关系,是罗尔本人的朋友。她说,罗尔90年左右就进入女报工作,在媒体圈生根多年,有一些私人关系很正常。目前,笑笑在医院的重症监护室,罗尔已经好几天没有出现在单位了,今天上午,她还尝试联系罗尔,但他的手机已经关机了。


罗尔早前撰文称有3套房1家公司

小铜人称:民政部门已介入 民政回应:不知情

11月30日上午,记者致电深圳市小铜人金融服务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回应:据不完全统计,仅30日凌晨开通捐款通道,已收到捐赠200余万;按照小铜人金服承诺的,将实现50万元的捐赠。“近日,我们会对外公布捐款明细等内容,谣言将不攻自破。”该公司同时表示,目前深圳市民政部门已经介入,共同监督这笔善款的使用。”30日上午,记者致电该公司所在的福田区民政局,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尚不知道此事

编辑 鲁楠

作者:鲁楠

版权声明:淮海网原创文章,欢迎转载或者报道,但请注明出处

分享到:
  • 感动 0%
  • 路过 0%
  • 高兴 0%
  • 难过 0%
  • 愤怒 0%
  • 无聊 0%
  • 同情 0%
  • 搞笑 0%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