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国·徐州的第一:徐州农业史上第一个国家大奖

来源:徐州新闻   2019-10-12

甘薯是我国传统农作物之一,新中国成立以后,市场上主流甘薯多为外来品种,不过,从上个世纪60年代开始,这些当时的主流品种开始逐渐出现各种问题,产量低,发病严重,严重威胁中国人民的粮食安全。由时任徐州地区农业科学研究所的盛家廉、袁宝忠、朱崇文三位专家,培育出的"徐薯18",在抗病性、产量、品质等方面完胜之前的所有外来品种,第一次确立了我国自主培育甘薯品种的主体地位,并荣获国家发明一等奖,这也是徐州农业历史上获得的第一个国家大奖。

1982年10月22号,新华日报第二版报道了这样一则消息,"徐州地区农业科学研究所盛家廉、袁宝忠、朱崇文培育的高产抗病甘薯品种'徐薯18'荣获国家发明一等奖,这是我国继灿型杂交水稻、鲁棉一号获奖之后又一大喜讯。"这个奖项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市农业获得的最高大奖,一举奠定了徐州在中国农业版图上的重要地位。而这张照片中的三位,就是这段传奇的缔造者盛家廉、袁宝忠、朱崇文。遗憾的是,三位专家中,盛家廉和袁宝忠已经离世,我们有幸采访到了已经82岁高龄的朱崇文。

朱崇文 国家发明奖一等奖获得者 原徐州农科所甘薯育种研究室主任:

当时甘薯是一种主粮,是一种高产作物,当时粮食困难,所以甘薯一定要推广面积,提高产量,才能解决当时的粮食问题。所以当时政府,很多乡政府都把甘薯作为第一位来进行工作。

朱崇文回忆说,新中国成立后,甘薯一直是老百姓的基本口粮,尽管当时甘薯品种也不少,但是都存在一些问题,尤其是病害严重,甚至导致部分田地绝产。

朱崇文 国家发明奖一等奖获得者 原徐州农科所甘薯育种研究室主任:

徐薯18以前也有品种,但是它都有缺陷性,有的是高产,有的是不抗病,有的是水分大,都好像不能满足当时生产的需要,所以当时我们科研人员很注意,而且当时病害很严重,怎么能够研究出一个既高产,又抗病的品种。

从1972年起,盛家廉、袁宝忠、朱崇文开始了新品种的选育,他们利用当时先进的回交技术,将抗病的"新大紫"与高产的"华北52-45"两个品种进行杂交,希望新品种可以继承亲本的优良性状。

朱崇文 国家发明奖一等奖获得者 原徐州农科所甘薯育种研究室主任:

我们就把新大紫、(华北)52-45进行回交,利用新大紫产量比(华北)52-45高的情况下,再来回交(华北)52-45,把(华北)52-45的特性,我们当时这么想的,能够在新品种里面得到发挥,当时可能有6000个实生苗里面选出的,当年实生苗圃里面,当年徐薯18就很特殊,只有一颗。

从新品种诞生到推广,"徐薯18"创下多项纪录,它是迄今为止世界上累计推广面积最大的甘薯品种,至今累计推广面积已达2.2亿亩,新增社会经济效益130多亿元。"徐薯18"的育成,还有效控制了我国甘薯根腐病的发生和蔓延。1982年10月,这一成果荣获国家发明一等奖,成为中国甘薯产业发展史上划时代的大事。

此后,徐州市农科院的专家又将攻关重点放在了甘薯脱毒上,1996年,甘薯病毒检测和脱毒薯培育利用技术成功问世,震惊了世界。如今,科研人员继承了盛家廉、袁宝忠、朱崇文为代表的老一辈科学家的传统,在新的领域开疆拓土,以徐紫薯八号为代表的新品种走进人们的生活。

李强 国家甘薯产业技术体系岗位科学家:

现在市场需要多元化,要保健,要有功能性,所以我们特别注重(具有)功能性、保健性甘薯的研发,要与时俱进。

宋庆科 徐州市农科院党委书记:

一是为生产提供优质的种苗;二是为甘薯的产业化经营提供技术支撑;三是帮助农民培育优质品牌,增强市场影响力。特别是要打响徐州甘薯,中国No.1这个公共品牌的效益,让甘薯产业在推进乡村振兴、产业振兴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

无线徐州全媒体记者 戚艺 栾威 田慧楠(实习)

编辑 君君

(本条新闻版权归徐州广播电视传媒集团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